杨天宇鹤画创作的点滴体会

我喜欢画鹤,为了画好鹤,我临摹了很多前辈的作品,但总觉得抓不住鹤的神。后来读《鹤林玉露》(宋·罗大经著)时看到了这样一段话:“曾云巢无疑工画草虫,年迈愈精。余尝问其有所传乎,无疑笑曰:‘是岂有法可传哉!某自少时取草虫笼而观之,穷昼夜不厌,又恐其神之不完也,复就草地之间观之,于是始得其天。方其落笔之际,不知我之为草虫耶,草虫之为我耶,此与造化生物之机缄盖无以异,岂有可传之法哉!’”我豁然开朗:回到大自然去,那里千姿百态的鹤是自己真正的老师。此后,每年的冬天我都回到我的故乡都昌,到鄱阳湖去写生。
鹤是很机警的动物,一有动静便飞得远远的。不过,不是一见人就飞,而是跟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你向它们靠近一些,它们便会后退一些,永远保持着那个距离。它们对自己已熟悉的生活环境的变化也很敏感,若是新增了什么东西,它们就会很警惕,远远地观察着,等确定对自己没有威胁时才放心活动,否则就飞到别处去了。
第一次写生,为了能近距离地观察鹤,经过几天的考察,我选了一个极佳的地方。那天,为了不让鹤知道有我这个不速之客的存在,天刚拂晓,我便趴在了那里。太阳出来的时候,鹤出现了,心里特别兴奋,可身体却不敢妄动,静静地看了好长时间,每一个瞬间都是那么美,想要把它们记录下的冲动特别强烈。要画的欲望最终没能抵制住,还是提笔速写了,谁知身体一动,鹤就飞走了,白挨了一场冻,什么也没画成,很是沮丧。
这可怎么办呢?
这时候,我遇到了一位摄影师,他说他有一个据点可以近距离地看到鹤,而鹤看不到我们。第二天拂晓前他领着我去了那个据点,这是一个用树枝和干草伪装起来的小小帐篷,在湖边的小矮坡后,很隐蔽,我们一起蹲在里头候着鹤的出现。当太阳冉冉升起的时候,一群一群的鹤开始活跃于湖上,并且越来越多。最令我难忘的,是看到了几只鹤在湖面上舞蹈的情景,美丽的白鹤时而脚踏湖水,弄得水花四溅,时在水上滑翔,如滑艇在湖面上冲过,时而相互碰一碰,似情侣在示爱,时而展翅旋转,如水上芭蕾演员。好美啊!我看呆了,直到摄影师兴奋地让我看他拍的图片时,我还恍如梦中。当我缓过神来的时候,心里懊恼极了,怎么竟忘了自己的目的呢?这么美的画面,竟然没能记录下来。摄影师劝慰我说:“没关系,我这里有图片呢。”可是图片和画谱有什么区别呢?一样是别人对大自然的感悟,不是我内心的语言。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好机会。速写鹤、背临鹤,一直坚持到如今。
开始几年,我将写生中捕捉到的鹤的瞬间动态直接搬到瓷上,自以为能获得他人的赞赏。然而,反馈给我的信息是:我画的鹤,形态不错,神韵不足,画面缺乏内蕴,没有吸引力。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琢磨了许久才弄明白。原来,我的画只是在展示鹤的美丽瞬间,而没有画出自己看到这美丽瞬间时的内心感受,没有赋予画面丰富的思想内涵。一件只有美的形态,却没有思想、情感的作品,怎么能引发读画之人的共鸣呢?
后来,我再写生,就不只是用快速的笔触捕捉鹤的瞬间动态了,而是同时细心地品味鹤的生活,仔细记录自己的内心感触。
此外,在创作之余,我还深入研究美术理论,广泛阅读文学名著,进一步加强自己的美术与文学修养,让自己在表达思想情感的时候更准确,更丰满。在临摩或参观前辈的画作时,也不再只是关注构图、造型、用色方面的东西,而会认真研究前辈为什么要这么构图、造型、用色,仔细揣摩画面渗透出来的思想情感。
渐渐地,我悟出了只有进行了艺术形象再创造的作品才是好作品的深刻道理。在创作时,就不仅是努力刻画生动的艺术形象,还尽量将自己对事物的内心感悟渗透到作品里,使作品表达出丰富的思想内容。
现在我的鹤画,素材虽然仍来自于鄱阳湖里写生的场景,主题则是表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表现当今美好的幸福生活。我的高温颜色釉《和谐之源》瓷板画,以仙鹤和荷组图,一是展示由于人类对大自然的保护意识的提高,大自然回馈给我们无限美好的生态环境;一是借仙鹤之长寿、吉祥的美好寓意,表达祝福人们和(荷)美一生、健康长寿的愿望。我的青花《志同道合》瓷瓶,以鹤和竹组图,以鹤的忠贞、竹的高洁、青花色的清丽淡雅,赞誉令人敬佩的高雅品格、君子之风。
由于我的画作既有生动的形象,又蕴含了美好的寓意,有着一定的思想内涵,日益得到业内人士和大众的认可,近年来还获得了许多奖项。
鹤画的创作使我领悟到,好的作品既要注重画中物象的形象生动,又要注重画面的内涵丰富,这样的作品才能既好看,又耐看。这是我多年来写生——创作——学习——思想,循环往复多次后获得的体会。对我创作其它类别的画作,也有一定指导意义。
杨天宇,祖籍江西都昌,景德镇陶瓷学院陶瓷艺术设计系毕业,江西省陶瓷工艺美术大师(中国书画艺术教育研究院授予),高级陶瓷美术师,国家二级画师,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景德镇美术家协会会员,被授予中国“当代实力派艺术家”荣誉称号。获国家级“书画领域杰出贡献奖”。天宇生于鄱阳湖,长于鄱阳湖,钟爱于鄱阳湖之家乡情怀,芦海泼墨充润,渲染碧透,鹤姿技法独特,多姿多彩,体现之主题祥瑞满天,积极向上。人们熟知他画鹤,而他之山水人物也达到一定的高度,他在用水,用墨,用线所得中,从旧格中翻新韵,于俗中演逸情。注重内涵,虚实相生,味道淳正,横贯心扉,赋神予形,生命与自然相随,心手相印与完美和谐共存,在思想深度上体现个人风格。

发表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