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博-元瓷 I

国博-元瓷 I

“国家博物馆藏瓷”系列的第五期。

今天我们开始欣赏国家博物馆藏元代瓷器。

前几期我们欣赏了宋代瓷器,有官窑有民窑,宋瓷的审美情趣内敛含蓄,给人以静雅之感。

元人的审美情趣与宋人有很大不同,元人喜欢大气魄,蒙古人用战马和弓箭打下了金帐汉国,国土面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从地域面积看,当时的中国其实只是金帐汉国的一小部分。表现在瓷器上也很明显,元代著名的青花瓷器就多见大器,大瓶、大罐、大盘子。

国博-元瓷 I

元代 钧窑 月白釉紫斑盖罐

国家博物馆藏

之前我们看过宋代钧窑器(印象不深的话可出门左拐回味)。对比这件元代钧窑器,从工艺上说是一脉相承,月白色的乳浊釉,配合玫瑰紫的色斑,神秘而美丽。但可以看到在这件瓷器上玫瑰紫的部分出现了很多黄褐色斑点,这应该是窑温控制不够精确所致。

元代以武力打天下,但文治就不擅长,反映在瓷器烧造上就是工艺日渐粗放,这一点在下期将会请你欣赏的元青花上特别明显,青花的画工粗率豪迈,对比宋代那真是粗的可怕,但却自有一股散漫的率真,给人以自由率性的感觉,感觉对纠结症有疗愈作用。

国博-元瓷 I

元代 钧窑 月白釉紫斑盖罐(俯视)

国家博物馆藏

国博-元瓷 I

元代 钧窑 月白釉紫斑盖罐(平视)

国家博物馆藏

国博-元瓷 I

元代 钧窑 月白釉紫斑盖罐(耳朵)

国家博物馆藏

国博-元瓷 I

元代 钧窑 月白釉紫斑盖罐(钮)

国家博物馆藏

这个角度特别好看,有那种初夏清晨的深山里云雾缭绕,朝霞(或晚霞)流转,山峰在远处露出尖顶的意境。

国博-元瓷 I

元代 龙泉窑青釉缠枝菊纹撇口尊

国家博物馆藏

之前介绍过,龙泉窑在南宋水平达到巅峰,著名的“梅子青”已经达到梦幻的颜色。朝代更迭,龙泉窑火并没有因为战火而终止,宋灭元兴,龙泉依旧。

不过龙泉窑在元代没有获得更高的发展,工艺是成熟的一脉相承,好看还是好看,就是少了些自己的特色,如果一定找特色,那这种大气磅礴的感觉应该算是一个。

元代人审美特点除了喜欢大,还有就是对颜色很执着,他们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所以最喜欢天的颜色,主要就是白、蓝、青。之前的钧窑是月白色,这件龙泉是青色,你继续往下看,看看是否还是这规律?

欣赏瓷器只需看个大概,但如果想懂点鉴定,就必须重视细节,我们“喜欢博物馆”以后会尽可能的为你提供细节图,喜欢对你有帮助。

国博-元瓷 I

元代 龙泉窑青釉缠枝菊纹撇口尊(口)

国家博物馆藏

看看这肥腴透亮的釉色!

国博-元瓷 I

元代 龙泉窑青釉缠枝菊纹撇口尊(颈部)

国家博物馆藏

芭蕉纹。

国博-元瓷 I

元代 龙泉窑青釉缠枝菊纹撇口尊(肩部)

国家博物馆藏

国博-元瓷 I

元代 龙泉窑青釉缠枝菊纹撇口尊(身)

国家博物馆藏

国博-元瓷 I

元代 龙泉窑青釉缠枝菊纹撇口尊(底足)

国家博物馆藏

底足露胎,龙泉窑所在地的瓷土富含铁质,你看这露胎的部分,铁红色非常明显。

国博-元瓷 I

元代 景德镇窑青白釉匜

国家博物馆藏

规律还在,这件是青白色(偏蓝)的釉色,还是蒙古人喜欢的颜色。

元代能在中国瓷器史中留下浓重一笔的事迹大概可以算是江西景德镇窑的崛起。景德镇窑制品成为主流是在元代,比如元代著名的“枢府釉”,以及元青花,都让景德镇名声大噪甚而名扬海外,景德镇窑从元代开始成为中国瓷器的统治力量并一直延续到现在。

这件青白釉就是在景德镇烧造的。这种青白釉从宋代开始烧造,量很大,但在当时并不是最主流的品种。

以下是细节。

国博-元瓷 I

元代 景德镇窑青白釉匜(嘴)

国家博物馆藏

国博-元瓷 I

元代 景德镇窑青白釉匜(心)

国家博物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