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中国传统文化中对鱼有着特殊的指向。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人类赋予鱼以丰厚的文化蕴含,形成了一个独特的文化门类。作为吉祥物的鱼主要是指一般意义的鱼及鲤鱼、金鱼等。

从远古狩猎、采集时代起,鱼一直与人类密切相关,甚至成为人类赖以生存的食物之一。据有关文献记载,我国自殷商末年已有池塘养鱼的说法。但系统的文字记载,最早还是见于春秋时范蠡所写的一本《养鱼经》。早在上古时代,鱼已成为瑞应之一。《史记·周本记》上载有周王朝有鸟、鱼之瑞。人们在捕食鱼的过程中,还形成了种种与鱼有关的风俗。《诗经·陈风·衡门》云:”岂其食鱼,必河之鲂。岂其娶妻,必齐之妻。岂其食鱼,必河之鲤。岂其娶妻,必宋之子。”以黄河的鲂、鲤喻宋、齐两地的女子,将食鱼与娶妻联系起来。这是因为鱼繁殖力强,生长迅速,象征着家族兴旺、人丁众多。

鱼与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中国文化的谱系中,鱼有着特殊的地位。从源头看,鱼的特殊地位很可能因为它正是”龙”的前身。

段注《说文》称:”龙,虫之长,幽能明,细能巨,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从习性上来看,龙和鱼很相近。中国著名民俗专家杨荫深考证,最早的龙图腾是鱼崇拜的变异与延续,龙很可能是先民理想中一种”会飞的鱼”。

在中国的古诗文中,鱼龙往往并称,《周书》载:”鱼龙成则薮泽竭,泽竭则莲藕掘”,唐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写”鱼龙潜跃水成文”,宋辛弃疾《青玉案》有”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的句子。

隋唐时期,在传统的龙形象外,又新出现了一种”龙首鱼身”的形象,学者称其为”鱼龙变纹”。也从这个时期起,民间开始流传”鲤鱼跃龙门”的故事—跃过龙门的鱼即成龙,跃不过的依旧凡品。尽管学者指出,这个故事有着浓厚的科举背景(中国科举制度始于隋唐),但是,谁又能否认在这个故事中,不暗藏着对鱼和龙渊源的诠释呢?上述这些,均是中国”鱼龙文化不分家”的有力证据。

鱼文化的传承和影响在宋元及明清成为吉祥装饰的主题纹饰。在宋及元,龙泉青瓷上鱼的装饰成为当时的流行文化。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双鱼洗是龙泉窑的代表器之一,双鱼这种艺术形式出现在汉代,作为实用器的双鱼青铜洗是洗漱用具,取义吉祥。和所有中国传统文化中对量词的表述一样,“双”并非现代数学上精准的数字“2”,而是代表一个变量。一条两条三四条,六条八条上十条,可谓千鱼千面,不仅数量上并无一定之规,而且每件器物上的鱼儿也大小不一形态各异。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台北故宫博物馆馆藏

从北宋末期一直到元代中晚期一直存在龙泉青瓷上用鱼装饰,无论是胖是廋是美是丑是衔草还是跃动,都是源于同一个祖宗:纯正的鲤科鱼。那分叉的尾巴那细碎的鳞片那坚挺的背鳍那蹄形的鱼嘴,分明都在提醒:请叫我鲤鱼。如果哪位生物学家非得较劲,就把这五个字甩给他:鲤鱼跳龙门。别看我生长在龙泉溪里,那也是鱼小志气大。龙泉溪是瓯江上游,听闻当年陈万里先生为了证实双鱼洗的瓯江鲤鱼,特地观察瓯江鲤鱼来印证龙泉窑双鱼洗之鱼,取之于瓯江上游的鲤鱼。

用鱼作装饰的发展与龙泉窑的工艺同步,北宋末期采用的是刻画法,南宋之后,龙泉窑工艺大变,釉料改变,多次施釉,器物装饰手法也随之改变,刻划之法发展成贴塑工艺。跃然釉上,不仅使鱼的广告效果大增,更是直接导致鱼族大繁洐。刻划需要专门的画工,门槛较高,产量也有限。而贴塑是从模具中取出再粘贴,技术含量不高,生产效率大幅提升。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北宋龙泉窑青瓷鱼洗残器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南宋大窑鱼洗局部

始于北宋晚期的龙泉双鱼洗上的鱼,最初采用的是写意的划刻之法,虽只寥寥数笔,却能让后人隔着千年感受到悠游自在的鱼之乐。而南宋贴塑之鱼,在形态上越来越写实(图),在细节上越来越繁复。不仅有贴塑后施釉的鱼,还有着力凸显主题的露胎鱼,到了南宋末年元代早期,又出现了鱼身龙头的鱼化龙形象。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南宋晚期大窑露胎鱼洗瓷片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南宋晚期大窑鱼化龙瓷片

始于北宋金村窑的鱼洗通常是标准的双鱼,究竟是取“钱有余,粮有余”之意,还是源于道家太极“双鱼”之意,笔者认为兼而有之。到南宋之后,鱼儿数量上越来越多,两条三条四条六条都有,有的书上认为六条鱼寓意“人寿六十还能像鱼一样蓬勃生机”。作者可能考虑当时社会平均寿命不长,“人重七十古来稀”,把鱼当作生日蜡烛了,那么八条鱼,十条鱼又寓意神马呢?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元大窑鱼洗瓷片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元,四鱼露胎大盘。大英博物馆馆藏

北宋末期,北方名窑丛生,汝官定耀百花齐放,龙泉窑的地位可能跟九十年代的东莞差不多,一直在模仿,从未想超越,而且灵敏度极高。谁家新产品销量好,龙泉窑统统拿来主义。这不,定窑出现了双鱼,年年有余,多好的意头,想来市场不错,龙泉窑主毫不犹豫为我所用,为了防止知识产权纠纷,用的是本地半刀泥刻法花。虽然此时龙泉窑的鱼形与定窑不完全一致,但那胖嘟嘟的大脑壳怎么看都是通天河里的大鲤鱼而非龙泉小溪鱼。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北宋晚期金村窑双鱼洗

龙泉鱼实现从“龙泉制造”到“龙泉创造”的关键一跃,不仅拥有“自主知识产权”而且成为“民族知名品牌”,得归功于南宋朝廷把龙泉窑纳入贡窑。龙泉官器的黑胎产品中并没有龙泉鱼(也许是收集的瓷片有限,笔者认为,这种龙泉鱼还是民俗化的,入不了赵宋官家之眼),但因为整个龙泉窑入选官窑“N大杰出青年”,总不好意思再贴牌吧,得拿出点自己的拳头产品。加之当时北方窑工的大量加入,各路人才集体攻关,这才有了南宋龙泉窑原创贴塑鱼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时的鱼,无论是哪家窑口的模具出品,都是以地地道道龙泉溪鱼为样板,实现了形态上的本土化。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南宋大窑叶坞底鱼洗瓷片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宋-元大窑鱼洗瓷片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宋-元大窑鱼洗瓷片

入不了官器的鱼洗何以脱颖而出?个人猜想,这也许与当时江渐地区中举比例大幅提升有关(例如,与龙泉相邻就是著名的庆元县进士村),可以想见,这极大地鼓舞了当时南方特别是江浙民间向学之风,鱼跃龙门,你懂得!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南宋大窑鱼洗瓷片

从龙泉窑青瓷的装饰说“鱼”

元代中晚期大窑鱼洗瓷片

 

龙泉窑在南宋晚/元早期,发明出釉下铜红技术,并使用在双鱼洗上,汉代的吉祥之意在龙泉双鱼洗上进一步升华,红色鲤鱼又称锦鲤,有锦绣前程之意,配以类冰似玉的釉色,使南宋文人墨客趋之若骛。

元代中后期,龙泉窑渐渐失宠,工艺大幅倒退,鱼儿又“游回故里”——无论形态还是工艺都模仿北宋,这不是返祖,而是市场倒逼。

最后用庄子的一句话结尾: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收藏的乐趣就在于: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资料来自网络,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并根据资料有所编辑。)

联系我们

0798*857099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34897615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