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晚唐诗人陆龟蒙《咏秘色越器》:“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好向中宵盛沆瀣,共嵇中散斗遗杯”。让世人第一次见到了“秘色”这个名词,诗以“千峰翠色”生动描绘越窑秘色青釉滋润之美。但在世人眼中,一直只知道秘色瓷,却从未见过秘色瓷究竟长什么样,笔者联系了临安文物馆的朱晓东馆长,让他为我们揭开秘色瓷的神秘面纱。

秘色瓷,瓷器家族中最神秘一位成员

朱馆长说:“随着临安吴越国王陵和王室成员墓葬的陆续发现,大量制作精美的越窑青瓷器发掘出土,进一步撩揭了长期困顿学术界关于秘色瓷研究悬而未决的神秘面纱,使得人们对秘色瓷的认识更加清晰、深入。吴越国为保一隅江山,三世五王频繁贡瓷,数量诺多,史籍记述颇备,吴越国精品越瓷延续了晚唐始扮演的御用瓷器的角色,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越窑青瓷的发展,秘色瓷的生产亦由此进入全盛期并出现置官监烧。吴越国在“倾其国以事贡献”的同时,秘色瓷也供作钱氏王室自用。

五代徐夤《贡余秘色茶盏》:“捩翠融青瑞色新,陶成先得贡吾君。巧剜明月染春水,轻旋薄冰盛绿云。古镜破苔当席上,嫩荷涵露别江濆。中山竹叶醅初发,多病那堪中十分”。以“捩翠融青”、“明月染春水”、“古镜破苔”、“嫩荷涵露”等华丽的辞藻对“秘色”瓷器作了递进的颂吟。诗人在以艺术语言呈现了越窑“秘色”之润美的同时,也说明了唐五代秘色瓷是越窑青瓷中的精品,代表着当时南方青瓷烧造的最高水平,但未涉及“秘色”的本意。吴越立国,钱氏政权大规模烧造和进贡“秘色瓷”,在社会上形成了巨大的影响,民间普遍认为“越上秘色器,钱氏有国日供奉之物,不得臣下用,故曰秘色”意思大致是说,吴越国有一种秘色瓷器,吴越国的国主把这些瓷器进贡给了朝廷,身为臣子或是百姓是不能使用的,所以叫秘色瓷。大致表述为神秘的意思,并将秘色瓷作为吴越国择作方物供奉中原朝廷越窑青瓷的专属词。到了宋代,不少文人对“秘色”始于吴越的说法提出异议。南宋赵令畤《侯鲭录》载:“今之秘色者,世言钱氏有国,越州烧进,为贡奉之物,不得臣庶用之,故云‘秘色’。比见陆龟蒙《越器》诗……乃知唐时已有秘色,非自钱氏起”。考证了唐代越窑秘色瓷的滥觞及五代吴越时期为钱氏王室垄断的史实。”

笔者了解到唐五代是越窑空前繁荣的时期,窑匠们以其精妙的构思和炉火纯青的技艺,烧制出无数造型别致、装饰靡丽、釉色青润的瓷器,备深朝野青睐。秘瓷釉面洁净莹润、釉薄而均匀、胎色浅灰、质地细腻、坚致细密、器形规整,足以说明这些瓷器的胎、釉原料是经过严格选择和精益求精地制备的。根据浙江传统工艺流程及有关史籍记载推测,对于严格选择的高岭土或瓷石,首先用水碓反复粉碎、筛选,以提高颗粒细度,再用水淘洗。

但随着这些能工巧匠和文人雅士悄然退入历史帷幕,“秘色”的真正涵义也随之带走,留给后人的是那不可再造的越瓷精品和自宋以降长达千年聚讼纷纭的“秘色”之谜。

秘色瓷,在挖掘中还原秘色瓷本来面目

1987年,因修建陕西扶风法门寺明代砖塔,在塔基下发现了唐代的真身宝塔地宫,出土了数百件供奉佛指舍利的珍贵文物,其中包括唐懿宗(860-874年在位)李漼所贡奉12件越窑青瓷,《监送真身使应从重真寺随真身供养及恩赐金银器物宝函等并新恩赐金银宝器衣物帐》明确记载这批瓷器为“秘色瓷”,有净水瓶1件、碗5件、盘6件,器型规整,胎质细腻,釉色匀润,呈青绿、青灰、青黄之色,均光素无纹。这批瓷器的出土,发现了极为罕见的具有明确记载的唐代秘色瓷器,向世人展现了晚唐时期我国青瓷烧造的最高工艺水平,补充了历史文献记载的不足。

晚唐时期,吴越国钱宽墓出土盏、盆、壶3件越瓷,瓷盆口径30厘米,平折沿,深腹弧收,平底,灰胎略厚而细密,釉色青中微闪灰,润泽洁净,造型大方,堪为越窑佳品。水丘氏墓共出越窑青瓷器25件,有熏炉、油灯、盖罂、碗、罐、坛、油盒和粉盒等。釉色有青黄、青绿和青灰等,有的釉下绘褐色云纹。除了青瓷四系罐等少量瓷器外,大部分制作精细,造型优美。其中青瓷褐彩云纹熏炉通高达66厘米,由盖、炉、座三部分组成。盖呈头盔形,纽作含苞欲放的荷花状。炉身直口,宽平折沿,筒腹平底。平底外缘承五虎首兽足,底座为环状须弥座形。熏炉通体施釉,器盖釉色青翠、滋润,炉身与底座因窑温不够等原因,釉色烧成效果欠佳。该器体形硕大,造型规整,工艺集镂空与釉下彩绘于一体,堪称晚唐越窑青瓷工艺的巅峰之作。青瓷褐彩云纹盖罂高66.5厘米,由器盖和器身两部分组成,通体施釉,釉色青黄、润泽,胎质细密。整器高大、规整、秀美,纹饰生动,体现了唐越窑窑匠高超的制瓷技艺。青瓷褐彩云纹油灯为钵形,弧腹,高圈足外撇。通体施釉,呈青黄色,釉面滋润。釉下绘褐彩云纹,腹部饰六组双勾如意云纹和六朵绽放的莲花,腹底和圈足各饰八朵和十一朵云气纹。器内装满未燃尽的油脂。器形端庄,工艺精致,是晚唐越窑青瓷的精品。

秘色瓷,吴越国时期具有代表性的瓷器

“临安钱氏王族墓出土的越窑青瓷说明,唐代中后期越窑已成功烧造出秘色瓷,如水丘氏墓发现的青瓷褐彩云纹熏炉的炉盖,那样的纯正青色应是晚唐秘色瓷中的佼佼者。但秘色瓷的真正发展是在吴越立国之后,此时器物种类更加丰富,绝大部分瓷器胎质细腻坚致,釉色匀净滋润,制作精细,造型美观。大型器的烧造更加成功,说明当时已掌握了很高的制瓷技术。”朱馆长说,“至吴越国后期,秘色瓷的烧造水平可谓炉火纯青,尽管钱俶墓尚未发现,但从宋太宗元德李皇后陵出土的碗、盘、套盒等越窑青瓷器可一窥当时秘色瓷的真面目,这些瓷器胎质致密细腻,釉色纯正莹润,饰有龙、鹤等纹饰,线条流畅,制作极其精致,代表了吴越国秘色瓷的最高水平。”

据了解,有很多收藏爱好者都对秘色瓷情有独钟,有很多秘色瓷成了收藏中的典范,现在秘色瓷不仅还原了五代以及宋朝时期瓷器的发展,也为后人增加了更多的瓷器鉴赏的品种,但笔者也注意到,秘色瓷的收藏价值在一路走高的过程中,人们也开始更多的关注秘色瓷深厚的文化底蕴,及对历史遗留的尊重。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褐彩云纹罂

晚唐诗人陆龟蒙《咏秘色越器》:“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好向中宵盛沆瀣,共嵇中散斗遗杯”(《全唐诗》卷六百二十九)。首见“秘色”之名,诗以“千峰翠色”生动描绘越窑秘色青釉滋润之美。五代徐夤《贡余秘色茶盏》:“捩翠融青瑞色新,陶成先得贡吾君。巧剜明月染春水,轻旋薄冰盛绿云。古镜破苔当席上,嫩荷涵露别江濆。中山竹叶醅初发,多病那堪中十分”(《全唐诗》卷七百十)。以“捩翠融青”、“明月染春水”、“古镜破苔”、“嫩荷涵露”等华丽的辞藻对“秘色”瓷器作了递进的颂吟。诗人在以艺术语言呈现了越窑“秘色”之润美的同时,也说明了唐五代秘色瓷是越窑青瓷中的精品,代表着当时南方青瓷烧造的最高水平,但未涉及“秘色”的本意。吴越立国,钱氏政权大规模烧造和进贡“秘色瓷”,在社会上形成了巨大的影响,民间普遍认为“越上秘色器,钱氏有国日供奉之物,不得臣下用,故曰秘色”(宋周煇《清波杂志》卷五)。将秘色瓷作为吴越国择作方物供奉中原朝廷越窑青瓷的专属词。及至宋代,不少文人对“秘色”始于吴越的说法提出异议。南宋赵令畤《侯鲭录》载:“今之秘色者,世言钱氏有国,越州烧进,为贡奉之物,不得臣庶用之,故云’秘色’。比见陆龟蒙《越器》诗……乃知唐时已有秘色,非自钱氏起”(宋赵令畤《侯鲭录》卷五)。考证了唐代越窑秘色瓷的滥觞及五代吴越时期为钱氏王室垄断的史实。

唐五代是越窑空前繁荣的时期,窑匠们以其精妙的构思和炉火纯青的技艺,烧制出无数造型别致、装饰靡丽、釉色青润的瓷器,备深朝野青睐。但随着这些能工巧匠和文人雅士悄然退入历史帷幕,“秘色”的真正涵义也随之带走,留给后人的是那不可再造的越瓷精品和自宋以降长达千年聚讼纷纭的“秘色”之谜。

1987年,因修建陕西扶风法门寺明代砖塔,在塔基下发现了唐代的真身宝塔地宫,出土了数百件供奉佛指舍利的珍贵文物,其中包括唐懿宗(860-874年在位)李漼所贡奉12件越窑青瓷,《监送真身使应从重真寺随真身供养及恩赐金银器物宝函等并新恩赐金银宝器衣物帐》明确记载这批瓷器为“秘色瓷”,有净水瓶1件、碗5件、盘6件,器型规整,胎质细腻,釉色匀润,呈青绿、青灰、青黄之色,均光素无纹。这批瓷器的出土,发现了极为罕见的具有明确记载的唐代秘色瓷器,向世人展现了晚唐时期我国青瓷烧造的最高工艺水平,补充了历史文献记载的不足。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板桥吴随口墓青瓷盏托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双耳釜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钵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板桥吴随口墓青瓷油盒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花口碗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粉盒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褐彩云纹油灯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褐彩云纹熏炉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东”字款四系坛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钱宽墓青瓷洗唐代

【国宝瓷器】浙江临安博物馆藏极品越窑“秘色瓷”欣赏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杯托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钵碗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粉盒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花口杯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花口碗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盘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盆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瓜棱宝塔形盖罐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瓜棱盖罐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执壶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水盂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碗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托盘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委角方盘

【越窑青瓷系列4】揭秘临安青瓷中的瑰宝:秘色瓷
青瓷褐彩云纹罂

 

随着临安吴越国王陵和王室成员墓葬的陆续发现,大量制作精美的越窑青瓷器发掘出土,进一步撩揭了长期困顿学术界关于秘色瓷研究悬而未决的神秘面纱,使得人们对秘色瓷的认识更加清晰、深入。吴越国为保一隅江山,三世五王频繁贡瓷,数量诺多,史籍记述颇备,吴越国精品越瓷延续了晚唐始扮演的御用瓷器的角色,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越窑青瓷的发展,秘色瓷的生产亦由此进入全盛期并出现置官监烧。吴越国在“倾其国以事贡献”的同时,秘色瓷也供作钱氏王室自用。晚唐钱宽墓出土盏、盆、壶3件越瓷,瓷盆口径30厘米,平折沿,深腹弧收,平底,灰胎略厚而细密,釉色青中微闪灰,润泽洁净,造型大方,堪为越窑佳品。水丘氏墓共出越窑青瓷器25件,有熏炉、油灯、盖罂、碗、罐、坛、油盒和粉盒等。釉色有青黄、青绿和青灰等,有的釉下绘褐色云纹。除了青瓷四系罐等少量瓷器外,大部分制作精细,造型优美。其中青瓷褐彩云纹熏炉通高达66厘米,由盖、炉、座三部分组成。盖呈头盔形,纽作含苞欲放的荷花状。炉身直口,宽平折沿,筒腹平底。平底外缘承五虎首兽足,底座为环状须弥座形。熏炉通体施釉,器盖釉色青翠、滋润,炉身与底座因窑温不够等原因,釉色烧成效果欠佳。该器体形硕大,造型规整,工艺集镂空与釉下彩绘于一体,堪称晚唐越窑青瓷工艺的巅峰之作。青瓷褐彩云纹盖罂高66.5厘米,由器盖和器身两部分组成,通体施釉,釉色青黄、润泽,胎质细密。整器高大、规整、秀美,纹饰生动,体现了唐越窑窑匠高超的制瓷技艺。青瓷褐彩云纹油灯为钵形,弧腹,高圈足外撇。通体施釉,呈青黄色,釉面滋润。釉下绘褐彩云纹,腹部饰六组双勾如意云纹和六朵绽放的莲花,腹底和圈足各饰八朵和十一朵云气纹。器内装满未燃尽的油脂。器形端庄,工艺精致,是晚唐越窑青瓷的精品。康陵出土越窑青瓷器44件,为迄今发现的吴越国王室墓中随葬越窑青瓷最多者,器形有碗、盘、盆、水盂、唾壶、盏托、套盒、粉盒、杯、杯托、壶、盖罐等,造型端庄朴素,制作精美。胎体细腻致密,釉色大多青中略泛灰,仅个别青中泛黄,釉面匀净滋润有光泽,基本没有二次氧化现象。如青瓷唾壶为大盘口,小圆唇,束颈,丰肩,圆腹,矮圈足稍外撇。整器造型规整,胎体致密细腻。通体施釉,釉面匀莹,釉色青翠润泽,为五代越窑青瓷中的上乘之作。青瓷杯托内外施满釉,釉色青灰,右面润泽,胎质细腻、坚致,器物造型与晚唐水丘氏墓出土的白瓷云龙杯托在工艺制作上有异曲同工之妙。

临安钱氏王族墓出土的越窑青瓷说明,唐代中后期越窑已成功烧造出秘色瓷,如水丘氏墓发现的青瓷褐彩云纹熏炉的炉盖,那样的纯正青色应是晚唐秘色瓷中的佼佼者。但秘色瓷的真正发展是在吴越立国之后,此时器物种类更加丰富,绝大部分瓷器胎质细腻坚致,釉色匀净滋润,制作精细,造型美观。大型器的烧造更加成功,说明当时已掌握了很高的制瓷技术。至吴越国后期,秘色瓷的烧造水平可谓炉火纯青,尽管钱俶墓尚未发现,但从宋太宗元德李皇后陵出土的碗、盘、套盒等越窑青瓷器可一窥当时秘色瓷的真面目,这些瓷器胎质致密细腻,釉色纯正莹润,饰有龙、鹤等纹饰,线条流畅,制作极其精致,代表了吴越国秘色瓷的最高水平。

联系我们

0798*857099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34897615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