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献忠:这位潮劲十足的雕塑狂人,想把德化瓷带往一个新高峰!

苏献忠:这位潮劲十足的雕塑狂人,想把德化瓷带往一个新高峰!

苏献忠:这位潮劲十足的雕塑狂人,想把德化瓷带往一个新高峰!

穿单色宽松休闲装,带一顶文艺范帽子的苏献忠坐在那里,脸上挂着一抹笑,潮劲十足。

这位福建德化陶瓷艺术大师没有想象中四十多岁的大师该有的中年“范儿”,反倒有几丝仙风道骨的味道。

对此,苏献忠说,无论是对创作,还是生活,他都一直保持着一颗“初心”,并期待用最纯真的态度去对待。

  曾经不爱制陶瓷,被父亲烧掉整箱连环画

苏献忠出生在瓷艺世家。

德化蕴玉瓷庄,便是由其曾祖父苏学金创立。

这项蕴润纯美的瓷艺事业,一传就传了百余年。

因此,苏献忠从小便对制瓷耳濡目染。

“那时,每天都会看到祖父、父亲和制瓷工人在工作,看他们把泥巴变成线条完美的艺术品。”苏献忠说,他对制瓷工人的工作状态也颇为羡慕——他们每天都是一边忙碌,一边与同伴聊天、开玩笑,有时候,隔着长长一排瓷器陶罐喊话,嬉笑怒骂,很是有趣。

不过,即便如此,一开始,他却是不愿学制陶瓷的。

“那时,我爱玩,常常漫山遍野地跑,学习成绩也不是很好,父亲对此很是担心。”苏献忠说,他仍记得,小时候的一个暑假,父亲威胁他说,如果不学制陶瓷的话,就把他那满箱的连环画烧掉。

他也很犟。不由分说,真的搬出了整箱的连环画,烧掉了。

当时的他,反叛,心性未定,喜欢跟大人对着干。

但实际上,他的骨子里仍传承者父辈的基因。

这与生具来的天分不由分说。

有一天,他突然“想通”了,便搬了一把椅子,坐下来,开始学制陶瓷。

连他的母亲都觉得“太怪了!”“不可思议!”

但他真的开始做了。

第一个学做的就是定窑的枕头。

花了一两天就搞定,“虽然很差”。

随着“试手”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的手艺也越来越好。

他逐渐开始享受制瓷的过程。

他说,瓷艺不是一种工作,更多的是一种兴趣的钻研,和艺术的不断突破提升。

“制陶是快乐的,在泥巴的世界里,是最自由、最自然纯粹的。”他说,“在泥巴面前,我能与它真挚交流,无话不说,甚至放浪形骸,展现最真实的自我。”

通过故事撑起整个作品的内在

苏献忠的创作之路,可以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2003年之前。

那时候,他致力于学习雕工,继承家族传统。

因此,在创作风格上,仍然沿袭父辈们的创作风格,多以古代单个人物为创作形象,尤其擅长雕塑罗汉。

不过,苏献忠所创作的罗汉不拘一格,富有新意。

他能把“布袋和尚”做成一个小孩子扛着一个布袋……诸如此类。

不过,在做了10年罗汉后,他陷入了创作的瓶颈:“难道我就一辈子遵循传统,做罗汉吗?”

在中央美术学院进修一年后,苏献忠获得了更加系统的现代雕塑、陶瓷创作理论。

自此,他开始淡化个体人物,转而通过故事,撑起整个作品的内在精髓。

2003年创作的《汉戏》,是苏献忠第一套满意的现代陶瓷作品,包括《蹴鞠》、《角觝》、《顶锁》等,展现了汉代的生活图景。

在那组作品中,苏献忠通过对时代背景的深入了解,融入现代人的解读,以汉文化为灵感,创作出了深具现代意味的艺术品。

“从这套作品开始,我开始走出传统以个人形象创作为基础方法,而以时代背景为出发点,通过陶瓷讲述一个个历史故事。”苏献忠说。

“固守不变的话,就会僵化。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创作,这与我们的家庭传统也有关系。”苏献忠说,多年来,在传承过程中,苏家的瓷艺从未一成不变,常常以颠覆性的改变在发展。

事实上,苏献忠的祖父苏勤明,对民间传说较为熟知,擅长雕塑各种历史人物,为了拓展题材,经常上山下乡。

父亲苏玉峰则是个“多面手”,从题材的选择,到材料的应用,都不受拘束,尤其擅长雕塑各色罗汉和钟馗。他们擅长探索的精神,也影响到了苏献忠。

到了他这一代,已经开始注重个人的情感注入,喜欢创作有感而发的东西。

 要让人感受到内在的东西

在苏献忠看来,一个好的作品,不仅体现在出神入化的外形,精湛的雕工,更要有一种让人感受得到的内在的东西。

正因如此,他十分重视作品给观众带来的内心冲击和回味无穷的感想。

“题材的变化、人体结构比例的应用等,都只是陶瓷艺术具象上的进步和创新。只有抛开具象,在有形中塑造无形,以作品展现意境,才是真正的创新。”苏献忠说。

他曾创作出多件引发深思的作品。

如《不能面对的真实》,是以日本大地震为背景,展现一只变异的巨大天鹅正打算吃掉一群同样是变异后的瘦小狐狸;《杞人忧天》以太空垃圾为题材;《卖翅膀的天使》,则是基于班德会议上《京都条约》的争议而创作的……此外,他那组从2009年开始创作的系列作品《误读水浒》,则用幽默调侃的手法,为水浒故事注入新的时代元素,赋予作品更深的意韵。

现在的苏献忠,对于艺术的探索仍在进行。

“每个大师都有自己独特的符号,但我认为,没有符号就是我最大的符号。”苏献忠说,为此,他需要不断的否定自己,重新定义自己,不但寻求新的灵感、创新及突破。

他的目标是,自己创作的作品,能让观者感受到:“有创意的东西就是苏献忠的东西”,“至少每件作品都要让你暂时停下脚步”。

他希望,在这种精神的带领下,德化能出现比肩何朝宗的时代大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