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千年窑火”续薪——陈明良及其德化瓷雕塑艺术

为“千年窑火”续薪——陈明良及其德化瓷雕塑艺术

为“千年窑火”续薪——陈明良及其德化瓷雕塑艺术

风光无限的闽中屋脊—戴云山脉南麓有一颗闪烁的明珠,这里的青山绿水唤醒了文明的窑火,千年不断的窑火孕育了无数的瓷塑艺术匠师,他们有的名扬四海,有的默默无闻,但他们都以自己的实际存在书写着德化瓷塑艺术的篇章。德化是人类陶瓷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所蕴藏的信息从一个层面记述着人类社会文明发展的脉络。一个法文词汇让德化这座山区小城登上了世界文化遗产的舞台,这就是“Blanc de China(中国白)——福建德化瓷”。

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无不为自己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感到无比的骄傲。从古到今,德化的一草一木都在演绎着自己的传奇故事。“瓷艺堂”主陈明良的瓷塑艺术正是演绎德化瓷塑艺术的典型代表。陈明良,1963年7月出生于“中国白”的故里—德化的陶瓷世家。从家族谱牒记载和父辈们的口口相传得知,陈氏祖辈业瓷,有的开挖瓷土,有的加工瓷土,有的开设制瓷作坊,有的当烧瓷工匠,有的从事瓷彩工艺,他们在德化陶瓷历史的长河中辛勤劳作,为德化瓷艺术发展添砖加瓦。特别是他的父亲陈天棋,为人耿直,瓷塑作品线条结构概念性强,对造型艺术的感悟有独到之处,通过借鉴古今中外的日用陶瓷造型艺术,设计了一大批人们喜爱的日用陶瓷器具,为当年德化第一瓷厂的日用瓷造型设计做出极大的贡献。陈明良就生活在这样的家族、家庭中,从小耳濡目染“泥与火”的故事,为日后创造“泥与火”的艺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八仙过海》 

获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铜奖

陈明良记得,五岁时开始跟父亲捏泥玩耍,八岁上学后他的父亲时常带他到工作室“玩瓷”,在有意、无意间培养兴趣。1980年,十七岁的陈明良被招入泉州市陶瓷科学技术研究所工作,师从民国瓷塑艺术大师许友义的第三代传人—陈其泰,从此开始了他瓷塑艺术创作的生涯。在陈其泰大师的言传身教下,明良从对“泥与火”的兴趣爱好,慢慢地迷上了瓷塑艺术。经历过无数日月,其泰大师的一刀一泥、一笔一触,教会了陈明良瓷塑手艺,工夫不负有心人,天赋异禀的明良掌握了许友义、陈其泰两位大师的手法,领悟了两位大师的瓷塑艺术精髓。

二十世纪7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向大江南北,德化的民营经济像雨后春笋般一个接一个发展起来,陈明良经受住了这一波“下海”浪潮的洗礼,于1987年创办了福建德化凤池瓷雕厂。随着瓷雕厂生产经营步入正轨,陈明良没有停下脚步,又开始收集文献资料,探访德化古陶瓷生产遗址,购买古代德化生产的陶瓷作品,忙碌于探索德化古代陶瓷生产制作工艺。在探索过程中,陈明良被明代瓷塑大师何朝宗的作品深深地吸引,他给自己定下了在德化传统瓷塑的传承和发展创新中有所作为的目标。为了提高自身的艺术修养,1998年陈明良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雕塑设计系深造。经过系统地学习,陈明良的艺术创作水平有了明显的提升,1999年创办福建德化明玉陶瓷研究所,开始致力于德化传统瓷塑的研究、开发和生产。


《乐在其中》 

中国美术馆收藏

历经数十个春夏秋冬,明良的汗水终于浇灌出朵朵瓷塑艺术之花。陈明良在传承、发展和创新方面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堪称德化传统瓷塑的一代杰出传人。他精通模印、堆贴、刻花、划花、浮雕、雕刻、捏塑、透雕等德化传统瓷塑手法,并在创作中巧妙地运用了这些手法,塑造出一批惟妙惟肖的艺术作品。就其作品的艺术创意,大致可分为历史人物、传统仿古和陈设器型三大类。

历史人物类是明良创作题材的重要部分,他通过通读古典历史题材著作,把了解的历史人物年代、职业、性格、个性特征等信息运用到作品的塑造当中,如八仙过海、孔子、昭君出塞、济公、王母祝寿、关公等。创作出的历史人物作品整体结构协调,造型自然大气,主次搭配得当;人物塑造神态自然,个性表现到位;作品意境恰到好处,神态表情高雅脱俗,时代背景把握恰当,细部装饰精巧,整体气魄雄浑。其中的仕女美人造型优美,身材修长,眉清目秀,穿戴大方,细部处理精巧圆润、惟妙惟肖,给人一种美貌、贤惠、聪颖的美感。


《千年窑火》

国家博物馆收藏

传统仿古类作品是明良对历代瓷塑前辈代表性作品的一次再创作,在对古代传世作品的认识、领悟、再认识、再领悟的基础上,通过自己的感知,用自己的手法进行再创作。如披坐观音、渡海观音、文昌、渡海达摩、寿星、送子观音、西方三圣等。作品讲究神态与所表达的内心世界的有机结合,通过衣纹线条的处理来丰富德化瓷塑艺术的魅力;通过莹厚透明的釉药对器物表面和造型的烘托来增强作品的艺术效果,从而使作品具有一种独具的艺术魅力。


《王母祝寿》

获国家级金奖

佛教、神仙类作品整体结构协调,神态慈祥,衣纹飘逸流畅,坐立姿态大方,有一种高深莫测、耐人寻味的艺术神韵。表现在象牙白釉、猪油白釉等传统釉色的莹润之上,再加之线条圆润流畅,光线下流光溢彩,使人感觉有一种高雅别致的艺术效果。通过刻、雕、捏等手法在作品线条、眼、手、脚等细部的综合运用,使作品栩栩如生。

陈设器型类作品是明良在继承传统基础上的一种创新,陈设用具都讲究线条简洁,内涵厚实,生动活泼的韵味,如碗、杯、盘、壶、炉、罐等。器型或小或大,大方稳重,造型对称、优雅,线条简洁。装饰采用雕、塑、刻、划等手法;装饰图案多样,题材各异,图案线条或浮出器表、或刻划于釉下,构图精美。


《文昌帝君》

福建省博物院收藏

陈明良在长期的瓷塑实践中,熟练地掌握了手中的竹子雕刀,根据创作题材的需要,精雕细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雕塑技艺手法。在陈明良的竹子雕刀下,人物被赋予了灵气,五官雕刻精细,准确抓住人物的性格特征,有的眉开眼笑,有的低头沉思,有的随风仰天大笑;肢体部分刀锋变化多样,时而锋下数刀衣纹简洁,时而刀锋婉转随风飘逸,时而衣纹圆润宽体舒畅;头、手、足接贴与人物形象相称,有的摆手迈足,有的手足互动,有的披头露手。这些刀法的运用在明良的作品中都充分反映了他的艺术风格。如传统仿古类的文昌坐像,坐姿端庄,头戴文官帽,双耳对称下垂,鱼尾眼,高鼻丰翼,时有“八字”胡,扁唇,“国字”脸;身着文官服,衣领飘逸,衣纹时而圆润,时而深细,时而错落,时而叠覆;腹部福态,一手执如意,一手置于袖中,双脚着地、或一脚席地而坐。整体造型给人一种温文尔雅、和蔼慈祥的形象。又如传统人物的鹤寿老人,额庭丰满,眉开眼笑,大长耳,眉须长,一手持龙寿杖,一手捧寿桃,一福童、一白鹤独脚立于寿星前人欢鹤舞。作品刀法细腻,随风而动,时而浅现,时而深秀,时而圆润,时而婉转。又如传统人物的立姿老子,额庭丰满,修长的发须披肩盖胸,闭眼沉思,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细部刀法别致,衣纹用刀简洁粗放,没有圆润、飘逸,在粗放中体现出一种圣人大气的气质。又如传统的仿何朝宗观音像,观音脚踏海水莲花东渡而来,披头丰肩,衣纹刀法圆润、飘逸,面部慈祥,在莲花水浪上有一种普渡众生的法力。背部有仿古的“何朝宗”印章款。又如仿明松鹤杯,敞口,杯形古朴,杯内呈椭圆形,外刻飞凤、松枝针叶,接贴梅花、鹿等。用刀细刻,接贴一体,在器物中体现雕刻艺术之美。


《自在观音》 

获香港紫荆花杯金奖

对陈明良瓷塑作品的鉴赏,应注意其刀法在作品上留下的个性化信息,主要包括几个方面:首先,从作品的造型结构、人物神态入手,掌握陈明良对人物五官、线条深浅的搭配、衣纹技法等个性化信息;其次,分析、辨别器物的制作及烧成工艺,找出陈明良独特的装烧工艺;第三,综合分析陈明良作品的装饰、造型结构、釉色变化、胎体的轻重,重点辨别器物的整体特征;第四,雕塑作品在刀法上留有陈明良的个性特征,在作品的五官、衣纹、结构等方面也都带有作者的个性特征;第五,注意观察作品背后、器内隐蔽位置的作者印章款识,有的得意作品有仿原作者的印章款、陈明良的印章款及手签款等多种签章做法。

总之,陈明良的作品从日常器物到雕塑作品都讲究线条圆润流畅与粗放大气的搭配,内涵厚实,生动活泼,人物神态的表达与内心世界有机结合,衣纹线条体现艺术的美感,通过莹厚透明的釉面和造型的烘托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效果,具有一种独具的艺术魅力。明良雕塑艺术的独到之处,为其艺术作品的鉴赏留下了宝贵的信息。

(本文作者系泉州博物馆馆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