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热爱艺术的灵魂都在这里

/

/

中国传统的生活美学在宋代达到最高。要求绝对单纯,就是圆、方、素色、质感的单纯,宋人用墨画画、烧单色釉瓷器。宋朝,就是最早的极简。

宋是一个文明高峰,在奢华靡丽的唐朝审美之下,敢提出素朴风格,那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而宋人玩瓷,则到了神会的程度,面对器物虽是肉眼直观,但心里已经有了境界。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

/

 

汝窑瓷器是中国历史文化中的稀有、珍贵资源,南宋《坦斋笔衡》中的一句“汝窑为魁”,让“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瓷一片”在民间传唱了千年。汝窑之美,始于徽宗。汝窑的天青釉色是“非庸人孺子可得而知的”虚空妙境。

古玩 | 瓷,造极于宋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北宋 汝窑天青釉凸弦纹三足尊

宋徽宗赵佶崇尚道教,他的字画中亦有风雅出尘的玄黄之气,正因其笔意梦灵,才成就了汝窑“天青”的绝美釉色。

完美的汝窑釉色实际上展现的是“天玄”的意境,正是“雨过天晴云破处”的那一抹天青,应合了宋时代宗教信仰“天人合一”审美意境的基调。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北宋 汝窑天青釉圆洗

汝窑创烧于北宋晚期,北宋时汝窑接受宫廷的任务,烧造汝官窑器,使北方青瓷的技术成为全国之冠。

欧阳修的《归田集》盛赞:“柴氏窑色如天,声如磬,世所其有,得之碎片者,以金为器。北宋汝窑彼仿佛之,当时设窑汝州,民间不敢私自烧造,今亦不可多得。”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汝窑天青无纹水仙盆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北宋 汝窑天青釉凸弦纹三足尊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北宋 汝窑天青釉三足樽承盘

/

/

纵观宋代的名瓷,不管瓶、盘、洗、碗,在其釉面上,往往散布着长短、深浅纵横的冰裂纹。它们与温润的瓷釉搭配调和,相得益彰,给原本以单色为主的宋瓷平添了更为丰富的装饰。

带有冰裂纹的瓷器,最为典型的要属宋代的官窑和哥窑瓷器。其中,官窑瓷器莹润如脂的粉青、月白色釉面上,大片的裂纹扶疏伸展,似乎可以听到银瓶乍破水浆迸的冰裂之声。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宋瓷冰裂纹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宋代汝窑盘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宋代官窑青釉圆洗

而哥窑瓷器的冰裂纹则细碎得多,粗的色深如铁,细的接近金黄色,粗细裂纹交错在一同,也被人称为“金丝铁线”,历史上素有“哥窑品格,纹取冰裂为上”的美誉。

制瓷工匠们在烧成的釉裂纹中填充煤烟、硫酸铜等着色剂,呈棕绿色纹路;也有的在焙烧后的底釉上覆盖一层颜色釉,再次焙烧,呈现裂纹,露出底釉颜色;还有把瓷器埋在土里,沉在水里,让它们自然形成“二次开片”。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宋代哥窑青釉鱼耳炉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宋代哥窑胆式瓶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宋代官窑大瓶

宋人认为,瓷器釉面这种自然开裂的纹理有种沧桑美。匠人们用不同火温去烧出开片,本来是败笔却变成美,成为了特别的宋代美学。

碎和岁是谐音字,不小心打碎了器物大家都会用“碎碎平安”来化解尴尬。冰裂纹那细碎的纹路,在美观别致实用的同时又为人填上了岁岁平安的寓意。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宋代哥窑八方贯耳扁瓶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元代龙泉窑青釉点彩花口高足碗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宋代官窑青釉方花盆

由瓷器上衍生出来的冰裂纹美学,后来又被扩展到了其他领域。明清家具上的冰裂纹;苏州刺绣里的冰裂纹针法;当代建筑和通透空灵的冰裂纹,也可以和谐地融为一体。从冰裂纹的纹理开始发展,把宋瓷的冰裂纹反映到建筑立面纹理的表现上。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定窑白釉印花菊凤纹盘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定窑白釉刻花花卉纹唾盂

宋瓷,可以说是闲来雅集的情调。中国人喜爱宋瓷,因为它有着精英主义的休闲审美情调,成为传承文化的载体。当清雅高致的宋瓷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载体的时候,那种带着随兴而发的优容潇洒,正是我们所追求的高雅理趣的心态。

宋代的文人心中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山水,宋朝文人的品行和喜好,造就中国文化的顶峰之态。休闲是审美走向生活的契机,艺术和生活的充分接近与融合渐成为宋代的审美风尚。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耀州窑青釉刻花莲花纹双耳瓶

编 辑 | 睿 耕 堂

来 源  |  美在中式生活

·  版 權 歸 原 作 者 所 有  ·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推荐阅读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古玩 | 一沙一世界,一片一琉璃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古玩 | 团扇,美极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古玩|器以载道,平淡天真

古玩 | 瓷,造极于宋

古玩 | 瓷,造极于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