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陶瓷人口述历史(三)——红店学徒

景德镇陶瓷人口述历史(三)——红店学徒

陈定安

1933年出生

12岁跟着母亲从鄱阳到景德镇学徒,

通过表哥介绍,在驰马弄横街的一家红店,

跟着一位叫罗兴记的师傅学画红。

 

 
 
 
 
 
 

“学徒的规矩多,受夹板(气),还要挨打挨骂受盘剥。”他说,他一开始学徒就与师傅订了协议,规定要学四年,只有四石米的报酬,第四年还要专帮师傅做一年。如果中途辍学,就要付师傅所有的饭钱。

 

景德镇陶瓷人口述历史(三)——红店学徒
陈定安

 

 

 

 

 

阐述过去

 
陈定安回忆:“师傅家里请了一些工人,学徒称他们为老师傅。红店行规规定:老师傅上位做事时,学徒要帮他们搬瓷器,要擦好灰,晚上还要帮他们点煤油灯。有一次是两个老师傅都要我搬瓷器,我帮了一个,另一个迟了一点,这个老师傅就认为我偏心,大发脾气,说我瞧不起他,告了我的状。师傅没办法,抓住我就打,脱光裤子趴在凳子上打了二十大板。当时正好我娘来了,看见我脱裤子被人打,只能躲在一边偷偷流泪。那时候挨打爹娘都不能说,否则就要辞工,要付师傅饭钱。我娘只能忍着眼泪哭,我被打得很疼,也在那里哭。学满三年后,师傅要我帮他一年,但这一年一个月就要交两石米,我不答应,就帮别人做去了。这时候师傅带了一些人,说我违反了行规,缴了我的画笔,还不准任何老板请我。后来没办法,还是忍着师傅的剥削,帮满了一年。”

景德镇陶瓷人口述历史(三)——红店学徒
 

 

 
 

 

“1954年,我就进了美术合作社,每个社员要从工资中扣30%做股金,就是要把这个社巩固起来。后来,工艺美术瓷厂跟美术合作社合并成立了艺术瓷厂。我们转艺术瓷厂以后,厂里资金也不足,风险大,就叫我们这些职工自己主动,外面也有人提出倡议,要巩固厂,巩固社会主义企业,不能让厂里垮台。所以大家都要贡献两三个月的工资,都不要工资。工资拿给厂里做风险,做资金,使我们厂里得到更大的发展。”

 

景德镇陶瓷人口述历史(三)——红店学徒
1958年艺术瓷厂合并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