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彩—青花瓷之浓妆,粉彩之淡妆!

斗彩—青花瓷之浓妆,粉彩之淡妆!

瓷器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符号之一,其中不仅凝结着独具魅力的中国工艺,更包含着中国古人的思想追求:对称、圆满、清白、坚韧——瓷品如人品。不同品类的瓷器,风格各异,也包含着古人不一样的情感寄托:钧瓷灿烂、汝瓷高洁、定窑瓷器严谨缜密……

谈及“斗彩”,其中蕴含的中国思想是什么呢?我认为是“和合”。斗彩是釉下青花和釉上多种彩色相结合的一种工艺,既具有青花瓷的“淡妆”,又兼得粉彩之“浓抹”,一雅,一华,和合相宜,因此独具风采。

斗彩—青花瓷之浓妆,粉彩之淡妆!

《荷香十里》青花斗彩    余萍/作

斗彩,创烧于明朝宣德年间,成化时期盛极一时。如今,优雅的斗彩瓷器有了新的传承人——汪洲、余萍夫妇。

 

斗彩—青花瓷之浓妆,粉彩之淡妆!

《品茶图》综合装饰盖罐  汪洲/作

斗彩—青花瓷之浓妆,粉彩之淡妆!

《荷花.蜻蜓》雕刻斗彩  汪洲/作

和合,亦有“和睦同心”的含义。《红楼梦》第二十八回有云:“夫唱妇随真和合。”一如斗彩瓷器中蕴含的和合之美,汪洲、余萍夫妇同心从艺,在效法古人的基础上,将浓浓的生活感注入斗彩中,清新愉悦,一笔一画,描绘静好岁月。

斗彩—青花瓷之浓妆,粉彩之淡妆!

《金玉满堂》雕刻斗彩  余萍/作

结发夫妻,相携越久,越相爱,在面貌上就越像对方,这就是所谓“夫妻相”。或许是在创作的过程中彼此切磋,倾注了太多的温情因素,汪洲、余萍的斗彩瓷作品也有了“夫妻相”,风格端庄,用色素净,翩翩然有宋人之风。观赏者若不询问,恐怕很难分辨出究竟是谁的作品。汪洲、余萍的作品,生于“和睦”,造型审美进而“融合”为一,这,也是对“和合”意象的一种呈现吧!斗彩瓷器绘制时,先以釉下青花为轮廓,烧成之后,再用矿物颜料在釉上填以彩色,遂有釉下彩与釉上彩斗妍斗美之态,也因此得名。正如这件青花斗彩瓶《荷香十里》,荷叶、花茎由青花料绘成,用深浅不一的涂抹体现纵深感、空间感,笔触潇洒自在,深得传统文人水墨画要领;荷花和莲蓬则施以矿物粉彩,一片片粉色的花瓣点缀于靛蓝荷叶间,与“万绿从中一点红”的境界异曲同工,既不失荷花的亭亭之姿,又使画面变得活泼明丽。

这正是斗彩的“和合之美”:两种不同风格的工艺,对比强烈却又浑然一体,风格各异却能刚柔相济。色彩相和,夫妻相合,在争奇斗艳中,绘出一幅幅情趣盎然的画面。艺术之美,是人情之美、心灵之美的外化。汪洲、余萍这对“斗彩伉俪”,化情为艺,用釉彩绘出真情,用真情成就人生、事业!

联系我们

0798*857099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34897615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