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三清山下来后,我家老爸想顺道去趟婺源。

他想去婺源,是因为十年前我去婺源看油菜花的那趟给他留下了一个印象。

我在考虑带他们去哪个村子,于是开始回忆十年前的那趟旅行——月亮湾,李坑,汪口,晓起,江岭,庆源,理坑,浙源,每个村子我都能记起特有的印象,唯有思溪延村,好像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那就当作没去过的地方去一次吧。

其实在婺源最新的风光照片里,我早就看过了那些新建的、墙壁刷得雪白、用现代材料仿制青瓦飞檐的新式徽派建筑,所以对重游也不抱什么期待。这也是我没有选择去理坑、浙源那些当年给我留下过美好印象的村子的原因。

前几天晚上我翻以前的旅行笔记,翻以前的人人、博客,都没有婺源的文章。而且那时也还没有微博、微信这么方便及时的记录工具。所以关于那趟旅行,我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那真不像我的风格。后来我才想起,那段时间自己似乎在尝试写一个长篇小说。但不管是小说,还是游记,都被之后随即而来的忙碌繁重的期刊论文、毕业论文挤占了。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零九年的春天,之所以会忽然产生去婺源看油菜花的念头,最初是因为学校摄影协会组织了这样一条路线。我原本想报名参加,却因为课业安排正好撞上了他们的出行时间。

但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念头,就无法不去了。

所以自己到网上找车、找拼车的伙伴。那时候婺源的名气刚起来,除了旅行社安排的朝至夕撤的团客外,几乎就都是各地慕名而至的摄影爱好者。我约到的人里,除了一个上海的妹子,其余两个小哥一个来自新加坡,一个来自香港。

我只买到一张从北京至九江的硬座火车票。夕发朝至。记得晚上某点钟会放出几个卧铺。我准点地去到列车员值班室想补张卧铺,结果被前赴后继的补票旅客挤得差点跌倒,只能乖乖地回自己的硬座。

那是我继从北京去大同、从吉首回北京后,第三次坐着度过了火车上的一夜。

半醒半睡,迷迷糊糊了一晚上,直到车窗外的天色渐渐亮了。平坦而广阔的稻田,一片片纵横交错的金色油菜花,都在告诉我已经到了南方。

那会儿毕竟年轻,最不缺的就是精力。下了火车径直奔向汽车站,坐客车先到了瓷都景德镇。

景德镇之名,几乎是从小听到大,凡提及瓷器之处,必有这三个字,更不用说那声名远扬的青花瓷。于是心里便一直对景德镇有一种情结。巧的是那时我在写的小说正好也涉及一点瓷器烧制。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在去婺源之前来一趟景德镇看看制瓷了。

白居易的《琵琶行》里写:“商人重利轻离别,前月浮梁买茶去。”唐时,景德镇就隶属于诗中提到的这个浮梁县,那时它的名字还叫作“昌南镇”。

一直到宋代的第三个皇帝宋真宗,因为尤其喜爱当时这里产的青白瓷,所以在他即位的景德元年(1004),将他的年号赐给了昌南镇。

昌南镇从此改名“景德镇”。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天青色,等烟雨。在我到达景德镇的时候,青苍的天空也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古窑民俗博览园里,檐廊迂回,绿树滴翠,花木扶疏;赣派民居马头墙高峻,青砖灰瓦,深井高宅。就如同这里悠久的制瓷历史,质朴而厚重。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景德镇的瓷器烧制从东晋开始。而自宋真宗赐名后,朝廷派专员来此监造,景德镇的制瓷业便日益兴盛,民窑林立,行业出现分工,制瓷技艺精进,跻身全国名窑之列。

到了元代,皇帝在此设置“浮梁瓷局”,专为皇家管理瓷器烧制。制瓷工艺得以不断提高、革新。也就是在这时,典雅素净的青花瓷、光彩鲜艳的釉里红出现了。

明朝,洪武二年(1369),朝廷在景德镇设立了御窑作坊,召集全国最优秀的工匠,征收最优质的原材料,来为宫廷烧制最好的瓷器。原有的民窑与这些官窑彼此竞争,但又取长补短,相互影响和促进。全镇遍地瓷窑,生产规模宏大,瓷器种类也愈加繁多,青花瓷、青花玲珑瓷、甜白瓷、釉上彩、点彩、粉彩、斗彩、五彩……天下至精至美之瓷,莫不出于景德镇。景德镇的制瓷技艺和规模在明清达到了顶峰,”窑户与铺户当十之七八,土著十之二三”,成为名副其实的瓷业中心。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细雨中,偌大的园子里,就我一个人自在地闲逛着。

繁华盛极,复归沉寂。“村村窑火,户户陶埏”“昼间白烟掩盖,夜则红焰烧天”的盛景早已随岁月逝去了,各个朝代的复原古窑,现在都已仅仅是作展示。但是,当我走进粉定作、小器作、大件作等制瓷作坊里,却依旧看到一幅幅生动的工作景象。

粉定作坊里,工艺师们静默地专注于手中的精细活儿。他们在素胚上或刻、或勾、或描、或画,笔起笔落,敏而不急。笔下的线条细如毫芒,细密而精致,崇山峻岭、亭台楼阁、苍松翠柏、梅兰竹菊、龙凤呈祥,都栩栩如生地浮现在瓷胚上。真就像那首歌里的唱的:“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于碗底”。

一件精美的瓷器出世前,就是经由这一位位匠人之手的细心雕琢。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素胚雕刻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繁复却精细的纹饰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画胚:釉下彩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画胚:釉上彩(油红)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画胚:釉上彩

而当走进小器作坊,手工制瓷的流程和工艺更是完整地展现在我的面前。拉胚、印坯、利坯、挖足、施釉、画坯,每一个环节,各有工匠在实地操作。

景德镇制瓷工艺的成就,与其细致的行业分工是密不可分的。“利胚、釉胚之有其法,画花、雕花之有其技,秩然规则,各不相紊”“共计一坯工力,过手七十二,方克成器”。从舂碓陶土、制造窑炉,到最后的包装、运输,各个环节分工明确、井然有序,形成完备的行业生产体系。工匠各自掌握一种专门技艺,并以此为终身职业。

小器作坊里现场操作的大多是老师傅。一盏盏素胚,在他们苍老起皱却灵活无比的手指间旋转、跳跃,仿若舞蹈。

稍稍留意下墙上的证书,这些老者大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技艺传承人。

一个技艺,在他们手中重复了五十年、六十年甚至更久,从年少的学徒到白发的老翁;从熟练到精湛,从精湛到极致。景德镇的瓷都之名,就在这样的专注和匠心中,一代代传承下来。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小器作坊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印胚的老师傅

印胚:将半干的坯体在模具上拍打,通过印制定型,使坯体规格统一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利坯:在轮车上用刀等工具精修胚体表面,使瓷表光洁,厚薄均匀,形体连贯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施釉(也称作刹合坯):在成型的坯体表面施以釉浆,使之均匀地附着于坯体表面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青花玲珑瓷:青花与镂雕技术的结合

离制瓷作坊不远,有一座保留完好的清代窑炉,被称为“景德镇窑”,是景德镇独创的最适合传统烧瓷的窑炉。

镇窑窑炉的棚顶类似于无梁殿的内顶,为砖砌成的拱形结构;烧成室呈一头大一头小的长椭圆形,故有“蛋形窑”之称;窑炉以松柴为燃料,火焰长而灰分少,不含有害物质,能很好地呈现白瓷、青花瓷、颜色釉等的釉面颜色。是宋代以来发展形成的最成熟的古瓷窑。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清代镇窑,迄今保存最完整,最具价值的古瓷窑

仿照这座镇窑的形式,工匠们在作坊旁建了一座“小柴窑”。这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座使用中的,以松柴为燃料,按照古法烧瓷的传统窑炉。

传统的烧瓷技艺可以说是全部工序中最难的一道。温度不够,坯体不能完全烧结;温度过了,釉面可能会不均匀;而要烧出各种料色、釉色,则更需对炉内温度的精准把握。在没有测温仪器的古代,就完全要靠经验丰富的窑工(又叫“把桩师父”)凭经验控制火候。

有点遗憾的是我去的时候,小柴窑并未工作,没能一睹把桩师父展现这神奇的“土与火的魔法”。

景德镇: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小柴窑窑炉内部

从古窑民俗博览园回到景德镇市区。整个城市,地上的铺装、路灯的装饰、广场的雕塑,都是瓷器。

在改名景德镇后的一个多世纪里,这座城便与瓷融成了一体。提到瓷,就是景德镇;想到景德镇,就是瓷。千年来,仿佛是倾一城之力,专注在制瓷这一件事上。

昌江的水面宽阔,穿城而过。遥望城市,天际开阔,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龙。自古,景德镇就是一个处在赣、皖、浙交界丘陵地带的一个小镇,大山阻隔,交通不便。若不是瓷器,这里估计就那么与世隔绝着。

而现在,它仿佛依旧与世隔绝着。这里的人依旧还是制瓷、卖瓷,只和瓷器打交道。越来越多的瓷器从这里运往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爱好者来此学瓷买瓷。但这些似乎都与它没多大关系。任时代更迭、岁月变迁、外面的世界红尘滚滚,它只专心地守护千年的一炉窑火,自顾自地,一心地,只为世间最精美的瓷器而生。

联系我们

0798*857099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34897615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