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

公元1276年,忽必烈的铁骑如风一般来到杭州,踏平了南宋王朝,也踏碎了纯净典雅、宛如青玉的青瓷,而给中国的瓷器带来了不同的颜色,那是一种蓝白相间的瓷器——元青花。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青花凤首扁壶

青花,是一种由白色和蓝色构筑图画的瓷器。窑工们用钴料在洁白的胎体上绘画,完成后上一层透明釉,再放入瓷窑中经1200℃以上高温一次烧成。成功的青花瓷钴料显出清雅的幽蓝色。杭州共有两次元青花的出土,出土4件元青花。第一次是1978年,杭州文三街无线电学校宿舍施工工地发现一座元代至元年间的墓葬,出土3件元青花瓷人物塑像。同时出土的还有一件青白瓷八卦纹香炉,3件青白瓷灯盏,1件“枢府”款云雁纹碗和一块墓志。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青花蕉叶瓜果纹圆口折

墓志一块,呈不规则条状。字迹模糊,尚可辨认。志文:“妣赠范阳县太君太夫人胡氏妣夫人郑氏大元至元丙子七月己酉曾孙兖谷忠显校慰明安答儿谨志”,共三行41字。碑文上显示有两个墓主人,分别是两代人,均为女性。立碑人明安答儿是其中一位墓主人的曾孙。墓中出土的青花人物塑像,故宫博物院研究员陶瓷专家冯先铭先生认为是青花观音像。时代为元代至元丙子年(1276年)。杭州元青花观音像为当时发现得最早的、有纪年款的元代青花瓷。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青花莲塘鸳鸯纹圆口大

元青花观音像的发现引起海内外学界的极大关注。然而,元代有两个至元年号,同时还有两个丙子年。对于前后至元的问题,陶瓷界一直存在不同的观点。根据出土的器物、墓志,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作进一步的考证。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青花束莲纹匜

首先是“枢付”款云雁纹碗的大致年代。元代的“枢府”瓷确定的始烧年代尚未有定论,但海内外大量出土的及传世品的年代一般都定在1278年以后。元世祖忽必烈于至元十五年(1278年)在景德镇设浮梁瓷局。而“枢府”是元代一个重要的军事机构“枢密院”的简称。因此,该墓出土的带“枢府”款的云雁纹碗,应该是“枢密院”的定烧器。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青花缠枝牡丹纹兽耳罐

从一些已发表的高安窖藏的相关文章看,这件碗的纹饰及造型与高安的产品很相似。从年代上看,高安窖藏的断代在至正十一年(1351年)以前应该是可以成立的。杭州的这件“枢府”碗的时间应该比高安窖藏的枢府瓷早。据此,杭州的这件枢府瓷碗应该是目前发现的有确切纪年的早期枢府瓷器。据《元史》记载:“枢密院,秩从一品。掌天下兵甲机密之务。”这样一个重要的军事机构,在没有设立专门相应的制瓷机构之前,是谁也不敢贸然烧制“枢府”瓷的。由此推论,把该墓定在前至元(1276年)的论点自然就不能成立了。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青花婴戏鸟食罐

其次,关于墓志中的“明安答儿”。元代蒙古族人取名字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用图腾、崇拜的英雄或者植物作为自己的名字。如果大家都认为某人是英雄,就会有很多人取与这个英雄相同的名字。所以,元代人有很多相同的名字。拿明安答儿来说,在《元人传记资料》中就查到了三位。其他的如《元史》等资料中相同名字的还有好几位。所以,我们不能确定究竟哪一位明安答儿是该墓志中的人。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青花五爪双龙赶珠纹盖

第三,关于立碑时间。古代习惯使用干支纪年,俗称六十甲子。年、月、日和每天的钟点时间都是用这种方法推算的。在墓志中有“七月己酉”字样,经核对《中西回历日历》发现,1276年丙子年的七月中没有“己酉”这一天。而1336年,也就是元代后至元二年七月六日是己酉日,这一天的西历是8月12日。由此,这件元青花观音像以及墓葬的年代有了更加确凿的依据。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青花莲池纹花口盘

1987年,在杭州朝晖路商业储运公司施工工地发现一座元代瓷器窖藏,出土瓷器的品种很丰富,有卵白釉高足杯26件、龙泉窑瓷器18件、青白瓷龙纹坛1件、蓝釉描金爵1件、孔雀蓝釉“内府”款带盖梅瓶2件、孔雀蓝盖罐1件、霍窑白瓷杯碟3件、釉里红高足杯1件、元青花海鳌山形笔架1件。出土时,高足杯、蓝釉爵杯、青花山形笔架等小件器物均放置于两个大坛中。以下,笔者仅把元青花和蓝色的瓷器作一简单的描述。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青花带座缠枝菊蒜头瓶

对于某种色彩的偏好,常常源自一个民族的原始记忆或宗教信仰。我们知道,蓝色不是汉族的传统颜色,这种纯白与幽蓝的对比所呈现的色彩反差让蒙古族人痴迷。在蒙古族人崇信的原始宗教萨满信仰中,蓝色象征天,白色象征善,而且蓝色和白色也正是蒙古族起源图腾“苍狼白鹿”的颜色,这就是青花瓷能够在元代起源、发展和成熟的主要因素。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青花龙纹桶式盖罐

笔者常会疑惑,这些元青花观音像、山形海鳌笔架、蓝釉描金爵杯和蓝色“内府”款带盖梅瓶,它们的釉色就是蒙古族人踏碎了南宋皇帝高贵典雅的青瓷后留在杭州的颜色吗?我没有见到蒙古族人在统一中国后骑着骏马在辽阔的中国大地奔驰着弯弓射雕的身影;也没有能够看到他们在马背上举着那蓝白相间的高足杯畅饮的样子。但是,我愿意陶醉于他们的这份激越和浪漫。因为我知道,游牧民族留在中国瓷器史上的一抹幽蓝,是有灵魂的。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松竹梅纹双耳瓶

欣赏 ‖ 游牧人的颜色——元青花瓷欣赏青花月梅纹蒜头瓶

联系我们

0798*857099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34897615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